乐投letou国际米兰
  咨询电话:15574838390

乐投

蔚来汽车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已交付5300辆车

[摘要]蔚来汽车已经交付了5300辆车,预计11月和12月两个月每月交付大约2500辆,这样可以达到1万辆的目标。

腾讯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6日晚,蔚来汽车官方公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蔚来汽车第三季度的总收入达到14.7亿元,同比上季度增长3095.3%;第三季度净亏损28.1亿元,同比去年增长116.1%,同比上季度增长56.6%。

财报发布后,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CFO谢东萤和财务副总裁汪东宁等高管出席了随后召开的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电话会议实录:

Wolf Research分析师:能否介绍一下公司在过去几个月收到的订单流的情况?蔚来汽车的用户知名度和品牌认知度目前是怎么的水平?公司在提升品牌知名度方面正在做的有哪些工作?

谢东萤:订单流情况,我觉得目前的订单情况比较平稳,我知道你想问的是收到订单但还没有交付的车辆数量的情况。当前我们已经交付了5300辆车,预计11月和12月两个月每月交付大约2500辆,这样可以达到1万辆的目标。我们每天收到的订单数量为50-80辆,有时候能达到100辆,用户下单支付的定金是5000元人民币,如果开始生产,用户需要将定金追加到比较健康的45000元,目前已经下了订单还没有交付的车辆数量有5000辆。

所以,我们目前的订单和需求依然比较强劲,公司还没有进行很多的直接营销活动,但是我们在逐步地增加店面数量,我们之前提到的12家店面数量大部分都是在过去一两个月里新开的,现在也有很多消费者光顾;我们的App有62.6万活跃用户;此外我们还有5000多辆车已经交付上路,所以大家都会去谈论蔚来汽车。

李斌:宣传方面,我们的用户群体在逐步扩大,到10月底的时候,光是我们的App就有62.6万用户,日活跃用户数有17万,可以看出我们的品牌被越来越多人知道。

由于我们的交付也逐步走上流程,最近我们也会通过老用户的介绍、通过情景试驾、通过更为便利的试驾方式逐步拓展新的用户的发展。目前来看,用户对这些方式非常欢迎。

我们现在的介绍用户的方式非常有用,比如我们有一个温州的用户,这一个用户就介绍了超过10位付定金的用户,所以我们对口碑传播这方面的信心是非常强的。

Wolf Research分析师: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提到公司接下来的几个季度的目标是实现正的毛利润率,那么能否介绍一下公司为实现毛利率转正具体有哪些重要的计划、措施、方法和杠杆?

汪东宁:毛利率的话,有两方面的因素需要考虑,一是原材料成本,二是固定成本,我们预计这两方面成本在第四季度都将下降,原因一是规模效应,而是我们会有更好的供应链成本方面的杠杆。

谢东萤:我们预计毛利率会改善,如果我们本季度可以达到7000辆的交付目标,每辆车的利润率就肯定可以在第四季度转正。

摩根大通分析师:我有两个小问题,首先,关于利润率,你们如何展望明年公司的利润情况?尤其是考虑到平均每辆车获得的政府补贴的下降和电池成本的降低这两大因素。

另外,第三季度,公司的生产量4200辆,出货量是3200辆,公司目前存在哪些瓶颈?

谢东萤:除了建立物流系统之外我们并没有什么瓶颈,因为物流系统对于我们而言是新的领域。另外,在中国,大多数的注册程序都需要排队,所以牌照的注册等程序也是要花时间的。

我们的工厂生产目前非常顺利,十一黄金周期间我们虽然没有生产,但是对生产线进行了改造,同时可以生产ES8和ES6,而且也可以为客户定制产品。

毛利润率方面,明年的毛利润率需要今年年底才能去预测。

李斌:明年的补贴肯定要减少,政府还在征询意见的阶段,但是跟今年相比肯定会少,但是不会影响我们的毛利率,因为我们销售的价格是按照含补贴的,当然对用户而言,实际掏的钱会有影响,但是对我们的销售收入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谢东萤:我们预计电池成本会有所下降,同时还有随着规模提升带来的规模效应,Nick(汪东宁)和整个团队在努力将平均每辆车的生产成本降低5%-10%。

汪东宁:固定成本方面,因为明年会有更大的生产量,很明显明年固定成本的摊销占毛利润率的那部分也会有所改善。

高盛分析师:你们提到说改造了生产线,以适应年底开始生产的ES6,那么能否介绍一下该款产品的时间表?会不会积累订单?这款产品的营销战略是什么?

李斌:我们ES6在今年5月份实际上试制车就已经在南京的先进试制线下线了,12月中旬的蔚来日(NIODay)会正式上市,目前我们整个公司都在为ES6的上市做准备。

ES6的销售会采用提前预定、收集预订单的方式,目前我们预计ES6在明年6、7月份开始交付用户。

高盛分析师:能否预测一下ES6未来的毛利率水平?需要多大的销售量才能实现扭亏?是否会与ES8类似?

汪东宁:简单地说,ES6与ES8类似。从平均每辆车的情况来看,因为ES6的价格更低更具吸引力,对于利润率的贡献更低,但是这一点会因为ES6比ES8的销量预计高的多二抵消,量大就意味着对每辆车的创新方面的投入的成本更低。总体来说,ES6与ES8的利润率情况会是类似的。

李斌:我想补充的是,ES6和ES8的很多零部件都是通用的,而且都是基于同样的供应链合作伙伴,这样两款车的零部件用量的提高,对于分别提高这两辆车的毛利率都是有好处的。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你们刚才提到公司现在有12家店和36家服务中心,那么预计到今年和明年年底的新店和新服务中心的设立目标是多少?这对公司的运营费用的发展趋势有何影响?

李斌:我们今年内还会增加一家蔚来汽车店,在东莞,这是在12月份会增加。明年我们还会根据整个的销售计划逐步增加蔚来汽车店数量,明年在20到30家店之间;当然我们会根据销量的情况,在明年一季度做一个比较周密的计划,根据ES6订单的情况。

我们在服务网络方面,前面提到我们已经在170个城市交付了ES8,相信ES6的分布还会更广一些,所以在授权服务中心方面,我们会根据保有数量采用最高效的方式去部署。从我们今年的服务能力扩展来讲,我们对效率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谢东萤:每家蔚来汽车店的成本大概在150万元人民币,因为不是在北京或者上海开店,主要是在小一点的城市开的,所以成本不会超过2百万。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第二个问题,可否介绍有多少比例用户选择通过租赁和更换方式使用电池?因为我从很多投资者那里听到关于这方面的担忧,因为如果通过租赁方式更换电池的做法越来越受欢迎,公司可能会面临需要处理大量电池库存的问题,对公司的现金流造成压力,能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汪东宁:截至第三季度末,我们的用户中选择通过租赁的方式使用电池的占比是73%,更换方式的占比我不清楚,但我们估计在6%左右。

李斌:前面我们已经提到了,公司“一键加电”的服务已经超过1万次了,当然这里面大部分还是通过移动充电车的方式。在实际运用中,我们现在发现有两个数字跟我们的想象是不一样的:一是有77%的用户在家里能够装充电桩,这说明我们用户的平均收入水平和家里安装充电桩的状态是非常不错的,这一点远远超出了我们一开始的预计,这样给我们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压力也大大缓解了。

第二是在城市里面,用户在车没有电了、要把车立刻取回来的需求并没有那么高,完全可以用移动充电车或者用快充桩为用户提供“一键加电”的服务,所以在城市中部署换电站的压力也比我们想象的要小。

当然我们也意识到一个需求,就是在高速上大家对于时间的要求会比较高一些,希望能快速补给好,所以我们正在做这样的尝试,在高速上,特别是在长三角,珠三角这样一些比较发达的地方,用户比较多的地方去部署换电站;成本也比我们想象的要少一些,在高速上只需要租三个车位,就可以提供换电,也不需要基建的费用,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在做一些计划。

当然我们会根据用户拓展的情况,逐步做换电站的部署,我们会把整个投资放在合适的范围内,这是一个长期的计划。我们会根据我们用户的拓展情况和车辆使用范围,提供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

谢东萤:我们对用户需求有密切的关注,刚才也提到了,截至今年10月,我们在16个城市建有大约30家换电站,但是,根据当前的观察,我们惊喜地发现用户中有70%都在家中安装充电桩,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另外,充电卡车的使用频率也非常频繁,如果依然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们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所以,我们是通过密切关注用户的需求和反馈来提供最好的服务的,不会过度进行建设。

瑞银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首先,关于订单,能否澄清一下,你们提到在交付了5300辆车之后,公司目前还有5000辆没有交付,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有些早期支付了5000元定金的用户已经取消了订单?另外,鉴于目前公司每天的新订单数在50到80之间,是否意味着公司在未来两个月的新订单数和交付数量会基本保持一致?

谢东萤:这需要取决于用户实际取消订单的数量,所以,你说的对,有些此前支付了定金的用户取消了订购,因为他们不想等太久,如果你还记得,我们的ES8迟了几个月,而一些最早的订单是在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初下的,所以有些订单确实取消了。

不过我们确实交付了5300辆车,并且5000辆没有交付的车都有每辆45000元的生产定金,所以我们对于未来一两个月可以交付10000到11000辆车比较乐观。目前我们每天的新订单量是50-80辆,但是这部分订单的5000元定金是可退的,所以用户是有可能取消的。

瑞银分析师:也就是说,如果我今天下订单,预计两个月内就可以提车吗?

谢东萤:现在还不行,因为最一开始订购的10000辆会先交付,所以如果你今天下订单,预计你在三到四个月内估计可以拿到车。在头8000到9000辆“创世版”(Founders Edition)车之后,公司的生产速度会加快,这也是我们投入了新设备的原因,蔚来的合肥厂有按订单来生产的能力。

瑞银分析师:第二个问题,关于“创世版”和相对更便宜的车型,你们预计“创世版”和未来的车型的利润率会有多大差别?还是说预计平均每辆车的利润贡献会是类似的?如何看待不同车型的利润率?

谢东萤:我觉得后面新车型的利润率要比“创世版”的略微高一些。因为“创世版”是特殊的,它们的售价是44.8万人民币,尽管他们相当于是54.8万元的选择,其他的会有略高的利润率。(木语)

汪东宁:我想补充的是,基础版+选择套餐(Options)的型号和选择全包含在内的“创世版”的利润率会差不多,但是,利润率主要取决于用户的套餐选择概率,如果基础版用户挑选的是更高端的草滩选择,那就会对我们的利润率有更多的贡献。当然,具体的分析和预测还要看接下来收到的订单情况。(木语)

, 1, 0, 7);